CF专区 > 新闻公告 > 正文

梦想无界限凡人亦疯狂——普通人的CF十年回忆录

18-07-13 官方

引子

随着一张隐藏了各种彩蛋的海报开始在朋友圈疯传,CF十年火线盛典来临的消息也开始为更多人所知。

了解并自发分享这一消息的人,他们有的人也许没有电竞明星身上的光环,没有从业人员那些波澜壮阔的经历,但在过去的这些年里,正是他们的存在,他们的推动,他们的疯狂,让CF成为了在这个国度里最具影响力的FPS游戏,没有之一。

这样的一群人,他们的枪战梦想,他们对FPS的痴狂,值得我们用最诚挚的文字来记录。

梦想无界限凡人亦疯狂——普通人的CF十年回忆录

01 “老夫”聊发少年狂

“酒已备好,谁有故事?”

我在上海本地的几个玩家群里发出消息,寻找愿意接受采访的CFer。

消息发出后,老顾是第一个回应我的。

身高一般般的他,却有着一身宽松T恤也掩藏不住的壮硕肌肉。

我们的会面地点,在一家本帮菜馆子。在等待上菜的时候,老顾就在我的刻意引导下,聊起了自己从高中到大学,从大学到如今做三文鱼生意的话题,顺便还秀了秀他的MMA综合格斗教练证书。

“你不是生意挺忙吗,怎么还有空考这个?”

“我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愿意花时间,比较痴迷吧,我也没打算真的去做教练,不过考个证书证明下自己也挺好的……”

“就像当初玩CF一样?”

我的问题,似乎勾起了老顾的很多回忆。他兴致不错,我们互敬一杯黄酒后,他也拉开了话匣子。

老顾是在武汉上的大学,毕业后却放弃了所学专业,放弃了保研,成了一个纯粹的商人。

“我认定的事情,谁都拦不住……可能就是因为有这么股‘疯’劲,我不管打游戏还是做生意,都还算比较厉害吧。”

老顾大一时开始接触CS,从此痴迷上了FPS游戏,一度还曾组织过队伍打过WCG的预选赛。而CF在国内上线时,他刚开始穿梭于周边省份的三文鱼养殖场。

“那时候总在到处跑,在一个地方考察就是几个月,可总有一半的时间是待在城里的酒店哪也不去的,我毕竟是个外地人,跟当地人语言也不是很通,要等着和客户约好时间才能去渔场,所以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去网吧,然后开始接触到CF……”

说起自己玩CF的经历,老顾甚至忘记了夹菜,于是我就夹菜给他,弄得他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因为我FPS玩的年头久,所以一直都是自己带鼠标去网吧,记得当时买的炼狱蝰蛇带去网吧用,还总有人跑过来看,都觉得挺新奇。毕竟十年前嘛,那时候的网吧很多还都是那种一二十的山寨鼠标,可比不了现在。有人问我多少钱买的鼠标,我说好几百,他们都说我疯了,我就笑笑……”

梦想无界限凡人亦疯狂——普通人的CF十年回忆录

(一把枪,一只鼠标,启蒙了很多中国FPS玩家的外设概念)

我给他空空如也的杯子倒上酒,继续听他说。

“有时候觉得自己挺疯的。想想我也是三十几岁的人,孩子也眼看要上小学了,可直到现在,没事的时候我还是会上游戏打几把。当然了,一周也就是那么一两个晚上吧。加上现在年纪大了,反应也确实慢了,只能靠意识打打了,所以多半都是玩老图,新图也没那么多时间精力去重新适应。”

“你玩游戏的事,家里人没有意见吗?”

老顾抿了一口酒,摇摇头。

“一言难尽……刚开始肯定有想法了,虽然说我跟我老婆认识的时候她就知道我爱玩游戏,刚在一起的时候也还好,尤其她怀孕的时候我基本都没碰过家里的电脑,但孩子上幼儿园以后,我慢慢又开始玩上了,她意见就很大了。”

“那你后来怎么说服她的?”老顾的经历和很多他的同龄人差不多,但大部分故事的结局往往是男主人公彻底远离游戏。

“吵过架,但后来想想,自己有点过分了,所以就和她坐下来好好谈了谈,就跟今天似的,找了个安静的地方,我和她讲了以前打游戏的事,又保证自己肯定不会减少陪她,陪孩子的时间,无非就是自己少出去和朋友喝酒呗。再说了,比起出去应酬喝酒,她宁可我玩游戏,或者待在家里看比赛……另外,我还打算等这边生意慢慢上正轨了,自己可以闲一些了,拉几个人一起玩,打打百城周赛什么的……说起来,以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总一个人到处跑,在网吧玩,没打过一次正式的线下比赛。”

看着情绪越来越高昂的老顾,我很难不动容。毕竟大部分热爱游戏的人,到了老顾的年纪,都无法像年轻时一样有充裕的时间玩游戏,关注电竞赛事,对他们来说,能够亲自参与一次比赛,大概也是人生中难得的一次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吧。

梦想无界限凡人亦疯狂——普通人的CF十年回忆录

02 人生如游戏,年少当奋起

第二个愿意和我见面的,QQ昵称叫做“西夏”,是个“沪漂”。

西夏是个95后,来自宁夏首府银川。有趣的是,因为WCA的原因,银川在电竞观众群体中的认知率反而远高于一般大众,至少看过WCA比赛或直播的人,大都知道银川是宁夏的首府,以及梁静茹并不是宁夏人。

“之前去现场看过WCA吗?”

“没。”西夏摇头,眼神里有些惋惜,“全银川也才两百多万人口,像我这样喜欢玩游戏,看比赛的人相对比较少,很多去现场的都是外地坐飞机坐火车来的,2014年第一届WCA的时候我还在银川上大学,本来挺想去看CF比赛的,尤其是白鲨和AG的决赛,但因为准备实习就没去了。再后来,我不是就来上海了吗,上班了也就没机会了……”

梦想无界限凡人亦疯狂——普通人的CF十年回忆录

(WCA上的白鲨)

“那确实还是挺可惜的。”同为沪漂,我挺能理解他的感受。

“其实也没啥,比赛嘛,CF一年到头多的是……我已经和朋友约好了,月底要去CF十周年现场去看CFGI的决赛。”

西夏是我这次采访的几个人中,唯一一个主动提及CF十周年火线盛典,以及在盛典现场进行的CFGI(穿越火线国际邀请赛)决赛的人。看得出来,他是那种真正疯狂痴迷于电竞的人,而不仅仅只是拿游戏当娱乐。

梦想无界限凡人亦疯狂——普通人的CF十年回忆录

给西夏又倒了一杯啤酒,他几乎是一饮而尽。

“你们上班挺忙的,平时还有时间精力玩CF??”

“这有啥?时间这东西,挤挤总会有的。不过我们空闲时间确实挺少的,所以我也就偶尔项目不忙不用加班的时候回去玩一玩,而且基本上没精力打爆破了,就玩玩团竞,毕竟马上复活不用等。”

“那你还看比赛吗?”想起他刚才提到白鲨和AG的第一届WCA决赛,想必也是个资深观众。”

“看啊,看比赛的话就比较方便了,反正大比赛都有重播,晚上睡觉前躺床上用Pad看会,不过直播的话就很少有机会能看到了,好多比赛都是下午打,或者像是周六这种时候,我们周六基本上是要上班的。”

“那确实太辛苦了。”

“没啥,习惯了。”西夏对于自己的辛苦好像并不特别在意,“反正还年轻,不趁着现在玩命拼一拼,像我这种漂在上海的哪里会有机会?这就跟我以前玩CF的时候一样,想比别人厉害,爆头率高,那就是苦练,疯狂地练,我从刚开始谁都拼不过,到后来能带着几个刚玩不久的同学拿到百城周赛的第二名,就靠一个字,练。我是觉得,人生和游戏一样,除了特别有天赋那种啊,像我们这种普通人,就一条——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!”

这之后,和西夏聊了很多,但话题大多集中在他的家乡,他的理想抱负。看得出来,无论对生活,对游戏,还是对家乡,他内心里都有着一股任何人都阻挡不了的热情。他身上那股子疯劲,在同龄人里似乎并非常常能见到。

爽朗,率直,又有些小执拗,西夏是很典型的西北汉子。又或许,只有他这样的人,才能循着自己认准的方向无畏前行——无论在CF里,还是在生活中,皆是如此。

03 “重要的不是游戏,是和你一起玩游戏的人。”

这是很多游戏老饕前辈们常常故作高深时告诉年轻人的一句话。有些装13,但却是至理。在所有喜欢网游,喜欢竞技类游戏的人眼里,游戏最令他们“疯狂”的因素,永远都是“人”。的确,同学,朋友,兄弟,甚至是敌人……正是这些“人”,才让游戏变得更有意义。

这些,也是身为CF资深骨灰的卡卡和我反复强调的。

卡卡是个90后,本地人,目前自由职业,接些听上去很高大上的装潢设计私活,想来也应该有不菲的收入。因为早年父母帮衬,在上海房价还并不十分惊悚时全款买了房,所以经济上本就无压力。也因为这样,他有比较充裕的时间用在游戏上——PS4买了Pro,XBOX-One买了天蝎,NS甚至买了两台,因为中途被女友霸占了一台去玩马里奥赛车,他等不及要玩荒野之息就只好重买了一台。另外,他的Steam库里也有500多款游戏。

梦想无界限凡人亦疯狂——普通人的CF十年回忆录

(互加好友后看到了卡卡的游戏库存)

我们见面的地方,是他家附近的一家星巴克。

当我说出自己因为工作的缘故,所以基本上市面上所有类型的游戏都会或多或少有所接触的时候,卡卡显得有些兴奋,于是我们就开始聊了快两个小时的各种单机,主机游戏,从历年的IGN满分作品,到今年E3上公布的几款潜力大作,以及一些连我都了解不深的冷门小众独立游戏。

不过,在对于大众流行网游的态度上,卡卡似乎和大多数单机、主机拥趸的想法不太一样。

“玩的游戏多了,其实就越来越有一个感觉——单机、主机游戏好玩归好玩,但其实真正能让自己记一辈子的并不多,有时候回忆自己从小到大的游戏经历,发现还是以前和朋友,和宿舍同学一起玩游戏的场面最有意思……”

“比如CF?”

“当然也有CF,不过我想说的其实是,所有能够和朋友,和兄弟死党一起玩的游戏。特别小的时候,跟周围邻居家几个差不多大的孩子一起玩小霸王,玩SFC,世嘉土星,再后来开始玩PS,然后慢慢就有了网游,魔兽世界火的时候我也玩了好久,再然后就被宿舍同学拉着一起打CF了。其实这些游戏不管哪一个,在我看来都值得玩,因为重要的是有人和你一起玩,以及和你一起玩的人。”

说到一半,他从手机里翻出了一些旧照片,都是他和他过去的队友们的合照,以及打比赛时的照片。

“想想那时候,和几个最好的哥们一起组的战队,不知天高地厚的,到处约人打网吧线下比赛,打CF百城……记得有一次跑到闵行那边一个网吧,去打他们那组织的一个比赛,结果因为堵车,来回路上就用了四个小时,人累得要死,最后的奖品也就是网吧的200块充值卡。我们人都住浦西的好吧,怎么可能跑那么远上网,所以当场就把卡送给在那边刚认识的几个人了。”

梦想无界限凡人亦疯狂——普通人的CF十年回忆录

(多年前上海某网吧里进行的百城周赛)

“就算离得不远,你们本来也不在乎一般网吧比赛的奖品吧?”

“不不不,我们其实还挺在乎的,充值卡那次算是特殊情况了。”卡卡立刻表示否认,“奖品这个东西,又不在乎是不是很值钱,毕竟小比赛嘛。我们在乎的,就是赢到奖品的这个感觉,到现在我家里还放着好多那时候赢的奖品什么的,比如T恤啊,帽子啊,外设啊之类的,都锁柜子里了,没舍得用过。有时候看着这些东西吧,就能想起来以前我们这几个‘册裤兄弟’(指从小长大的朋友)一起疯的时候,毕竟现在出国的出国,去外地的去外地,再不就是上班忙,很难再凑在一起了。”

“那你现在还玩CF吗?”

“现在嘛,有一段时间没玩过了。”卡卡流露出一丝无奈,“几个兄弟现在各有各的事业,就我自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也没什么追求。一个人的话,有时候觉得没意思,平时就玩玩单机,有比赛的时候看看比赛…………不过现在听说要出CFHD了,画质提升了这么多,好像其他改动也不少,我肯定会去试试的。”

聊到最后,已经知道了我比较擅长狙击的卡卡,还和我约定了等CFHD上线后,和他们组队开黑,以弥补原本五人队伍里,因为原来的主狙击手移民加拿大而留下的空缺。对他来说,不组满5人队,不太想玩竞技类游戏,这大概也是他的一个执念了。

04 “一个人玩游戏并不寂寞”

和卡卡的执念相比,Gary似乎完全是另一类人。Gary是唯一和我在酒吧见面的人。

酒吧,90后,再加上他用作QQ头像的照片里酷酷的发型与纹身,让我在见面之前一度觉得,Gary应该是那种“夜店咖”。然而我猜错了——实际上,他是那种我不主动发问或者闲聊的情况下,可以一直小口喝酒而基本不说话的人。

经过了几番推进极为不易的谈话,我开始对他的这种沉默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Gary在投行上班,家住宝山,每天往来于陆家嘴和宝山之间,只为了省一些房租。虽然不好意思打听,但我相信他的收入并不低,至于节俭,对他这样的年轻人来说,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原因,他不说,我也就不便追问。

梦想无界限凡人亦疯狂——普通人的CF十年回忆录

(陆家嘴夜景,左侧的环球金融中心是CF首届冠军杯的举办地)

我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是,只有在聊到游戏,聊到CF的时候,他才会主动多说一些话。

“我接触CF很早,那时候才刚有生化模式。”

“那是09年了。”我稍稍回忆了下。

“差不多吧。那时候年龄还比较小,是被一个表哥带着一起玩的,后来就成了我寒暑假必玩的游戏。不过那时候玩得不好,不懂压枪,爆头率也低,玩爆破,团竞基本是被虐,就只能玩生化了。后来出了挑战,就开始玩挑战。”

梦想无界限凡人亦疯狂——普通人的CF十年回忆录

(初代挑战模式中的BOSS“巨锤兽”)

“那你也算是第一批挑战模式的玩家了。”

“不止挑战,还有很多模式,我可能都是第一批参与的。毕竟那时候枪法意识都不行,也就只好去玩一些PVE的,或者比较休闲的PVP玩法,免得坑了队友。再后来,慢慢玩的久了,枪法也练上来了一些,就开始打打团竞,偶尔也会去试试爆破。”

“没有找朋友一起玩吗?组队开黑的话,其实个人水平高点低点都还好吧?”

Gary苦笑:“身边的人都不太玩游戏,也不懂游戏,没什么共同话题。他们每天想的,只是往上爬,或者是到处争取跑项目,全国各地到处飞,然后到处打听哪里的酒吧女生比较多……”

“那,你现在还在玩吗?”

“玩啊,干嘛不玩?毕竟攒了那么多人物和枪,不玩不是浪费?”

“有想过哪一天不再玩这个游戏了,你还会不会去玩别的吗?”

“不玩CF的话……我可能就不玩游戏了吧。反正我现在是这么想的。因为,那个时候我可能已经年纪大了,反应慢了,玩不动游戏了。否则,只要CF还在,我会一直玩下去,哪怕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在玩。”

我有些难以理解他的这种想法,说是热情,似乎谈不上,他好像对任何事物都没有太大的热情;说是理想,好像更不对,他并没有像西夏,像卡卡那样,在游戏时有自己明确的方向和目标。

“一个人不会太寂寞了吗?”

“不,我从来不觉得一人玩游戏会寂寞。难道不是寂寞了才会去玩游戏吗?CF十年了吧,我玩了九年,可我在网上认识的人里边很多比我还玩得早的。那你说,这些玩了十年的人,他们不寂寞吗?”

我忽然意识到,这个不苟言笑的投行年轻人,其实根本不用我在这倚老卖老给他灌什么鸡汤。能够在陆家嘴混迹金融圈的人,又岂是庸人?也许对Gary来说,CF早已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,是多年来形成的羁绊让他不愿舍弃,但同时CF也填补了他寂寞的时光。

梦想无界限凡人亦疯狂——普通人的CF十年回忆录

05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……

康斯坦丁是这一批CFer里边,我最后一个约见的。

原本,他也曾经是个狂热的游戏玩家,除了CF,LOL这些外,各种手游他也会热衷于尝试。不过,自从前几年准备司法考试开始,有大半年没有碰过任何一款游戏,他也就从这些游戏里“流失”了。如今在徐家汇一家律所当律助,工作并不轻松。

当然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他只是暂时“AFK”了。

“要不是你在群里说,我可能都没意识到,这游戏居然都公测十年了。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熟练地泡好牛百叶,蘸上酱料,送到嘴里,“这家店不错啊,我还是第一次来,但味道感觉真不比我在广州出差吃的八合里差了……”

说话间,康斯坦丁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潮汕火锅的喜爱。

把各种肉类都试过一圈后,他才擦了擦嘴,似乎有些歉意地对我说:“让你见笑了。下午跟老板(律助通常会喊自己在律所服务的律师为老板)出去开庭,结果完事以后老板跟法院里遇到的几个老同学去吃饭了,丢下我一个人回来,刚刚来你这的时候是真饿了……”

“不来点酒吗?”

“不不不,我晚上还要回去整理材料,明天老板要用的,不敢让自己晚上头脑不清醒。”

“这么忙?”

“还好吧,比我忙的人也不少。”

“这倒是。”

相比起起来自大西北的西夏,康斯坦丁再忙,也总有老板手头没案子的清闲时光,在这个人人都在逐梦的大都市里,他已经算不上是最累的那类人。

“本来我想的是,忙完这几个月,再好好玩玩游戏,回去玩玩CF,LOL什么的